莫奈:寻找新的光(第二部分)

在生活中的艰难困顿中,莫奈和其他印象派画家都受到了朋友们的资助。印象主义者的朋友并不是很多,但是他们慷慨解囊,买下印象派的作品,为印象主义者提供了物质上的支持;更加重要的是,他们也带来了温暖的友谊。业余画家古斯塔夫·凯勒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便是其中之一,他家境富裕,多次参与印象派的展出。巴黎歌剧院的男中音Jean-Baptiste Faur购买了马奈和其他印象主义者的画作,其中包括了许多莫奈的绘画作品。巴黎的市政官员Victor Chocque只要资金充裕,就会购买印象主义者的画作。Gachet博士也拥有不少莫奈及其友人的作品,他视为珍宝。《艺术时刻》(L’Art de la Mode)的出资人监编辑Ernest Hoschédé在购买了印象派作品之后,还会邀请画家去他的庄园做客。1876年7月,马奈在Hoschédé家中度假两周。Hoschédé的庄园位于巴黎南部的蒙日龙,马奈回赠了Hoschédé一些装饰画板,用来装饰他家城堡的主会客室。

克劳德·莫奈,《午餐》,装饰面板,1868年。油画布,160 x 201厘米。奥赛博物馆,巴黎。

装饰绘画对于莫奈来说并不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这些巨幅的方形帆布画不过是印象主义作品的扩大版,因为这种尺寸不太适合户外作画。莫奈在工作室研究作品,但是他的装饰画仍然具有户外写生的特点(蒙日龙花园的一角)。灌木花草由于在帆布的下缘而被裁剪,可以看到池塘里明亮的蓝色。这并不是古典风格的绘画,而是一种随机的选择。莫奈的另一幅作品是树荫下的池塘,池塘的面积占据了画面高度的2/3(池塘也位于蒙日龙)。眼睛几乎很难辨认出,树下有位女士拿着鱼竿,另一位女士则躺在草坪上,还有两人在走向远方。莫奈几乎推翻了所有古典主义的空中视角规则。

在1877年的第三次印象派展览中,莫奈首次展出了一系列的画作:圣拉扎尔火车站的七个场景。他从他所创作的十二幅车站主题的绘画中选出了七幅,其主题不仅与马奈的《铁路》相吻合,也有莫奈特色的阿让特伊的火车和站台,体现了铁路首次出现之后的趋势。

莫奈,《花园里的妇女》,油画布,255 x 205厘米。奥赛博物馆,巴黎。

19世纪70年代末是莫奈生活中最困难的时期。 1878年,莫奈一家不得不离开阿让特伊。尽管有朋友的资助,莫奈的经济状况仍然持续恶化。他仍然在塞纳河畔继续作画,他还发现了维特依,是一个离他不远的美丽的小镇。莫奈,Alice Hoschédé和她的六个孩子在1878年的时候搬到了维特依。孩子中最小的一个Jean-Pierre,几乎与Michel Monet同时出生。甚至有人猜测他是莫奈的儿子,因为在蒙特龙留宿过之后,他和Alice的关系便非常亲密了。1881年Hoschédé要求爱丽丝回来,但是为时已晚。莫奈非常高兴,将她的孩子视为己出。但是由于他们时常经济上困顿,于是被迫搬到了距离Vétheuil不远的Poissy。

莫奈的房子边儿上,有一个充满开花向日葵的花园。阳光穿过花园,照射在莫奈的帆布画上。虽然莫奈的作品并没有许多静物画,但他无法抗拒在花瓶中绘制向日葵花束的诱惑(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他的笔刷下,黄色的花朵奇迹般地变成了阳光。 1879年卡米尔死亡。莫奈把她画在她的死亡之上,即使在他生命中的这样一个悲惨的时刻也无法抗拒色彩的倾注。在此期间,他经常画诺曼底,探索其美丽的海港:Fécamp,Dieppe和Varengeville。他每次都离开几个月,绘画的主题有时候让他离家很远。 1883年12月,莫奈和雷诺阿一起前往普罗旺斯,之后又去了热那亚。无论他在哪里工作,莫奈都没有忘记他的家人。但是,直到1 992年Ernest Hoschédé死后,他们的家庭生活都并不幸福。Alice和莫奈最终于1892年7月16日在吉维尼结为伉俪。

莫奈,1880年,《艺术家花园》,油画布,151.5 x 121厘米。国家美术馆,华盛顿特区。

在十年前的吉维尼,莫奈买了一座房子,系列绘画创作成为莫奈的主要工作之一。三十年后,他叙述了他是如何达成的。 “我画了一些吸引我眼球的干草堆,这是一个很棒的系列,距离这里也很近。有一天我注意到我的光线已经改变了。我对我的继女说:‘如果可以的话, 去房子里再给我那块画来。’她带了画布给我,但不久之后,它又不同了。另一块画布!还要一块!除非我有效果,否则我不会工作,就这样实现了”。干草堆成了他的工作中几乎无限的系列。他绘画了初夏绿草地上的干草堆,也画过冬雪覆盖的绿草堆。

在1892年,莫奈到鲁昂旅行。由于他不得不在鲁昂呆上一段时间,。他租了一间面向着名的哥特式大教堂的房间。他开始从他的窗户画大教堂,白天的,黑夜的,各种天气下的。雾蒙蒙的天气中阳光照射进来,大教堂似乎要在朦胧的热气中融化了。他的边缘开始模糊,建筑颜色明亮,几乎都要透明了。夜幕降临,蓝色的阴影渐深渐浓,哥特式花丝石雕在辉煌之中呈现。在现实中,莫奈的创作主题根根就不是鲁昂大教堂,而是诺曼底的光线和空气。创作的结果便是真正的色彩交响乐。至今为止,从来未有如此之艺术。在1895年的春天,莫奈进行了一次个人展览,展出了二十种不同的鲁昂大教堂。

英文系列画是莫奈绘画大气层的自然演变。莫奈在十九世纪末启程去伦敦,在二十世纪初,他创作了一系列的泰晤士河为主题的作品。滑铁卢桥系列41号帆布画,国会系列19号帆布画都是其中翘楚。莫奈现在明确地将著名的伦敦雾作为他作品的唯一主题。

莫奈最后的旅行中有一次是他于与Alice在1908年一起前往威尼斯。莫奈心情不好,甚至不想工作,他说威尼斯一切都太美了。尽管如此,与往常一样,他允许大自然来诱惑他。他在威尼斯的作品中充斥着振动的色彩。阳光柔软地反射在运河的水面上,沿着水面滑行,并在潮湿的阴霾中褪色,模糊地形成了教堂的形状。

在20世纪90年代,莫奈的生活充满了热情。他在吉维尼创作了自己的花园,因为他已经投入了系列作品的创作中。莫奈自己画了池塘的形状和横跨池塘的小桥梁。他画了大量的花园景观,对莫奈而言,花园成了一个真正的诱惑。当然,他最爱的主题是睡莲。

莫奈在1926年12月6日于吉维尼去世,他是印象主义画家中最长寿的一位。莫奈在1905年的秋季沙龙上看过马蒂斯和“矮子”,在1907年,他目睹了毕加索立体派的出现。他的儿子死于1914年,他目送自己的儿子去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他阅读过安德烈·布列塔尼发表的超现实主义宣言。我们可以看到,在莫奈的晚年,他已经不是一个印象主义者了。他仍然画睡莲,但是和他一贯的风格背道而驰了。画笔更粗了,闪烁的灯光黯淡下去,画面也暗了下去。这幅作品几乎是抽象的。但是在睡莲前,人们丧失了有关画布和色彩的感觉。自然的呼吸在印象派画家这里是如此的强烈,只有一个印象主义者才能创作出来。

 

更多阅读:当当京东,亚马逊,Parkstone International

Author: Parkstone International

Parkstone International is an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house specializing in art books. Our books are published in 23 languages and distributed worldwide. In addition to printed material, Parkstone has started distributing its titles in digital format through e-book platforms all over the world as well as through applications for iOS and Android. Our titles include a large range of subjects such as: Religion in Art Architecture Asian Art Fine Arts Erotic Art Famous Artists Fashion Photography Art Movements Art for Child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