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派:反叛艺术家的革命

在19世纪初、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艺术冒险家们的传奇,就像是一本小说,一种逾越,一种形状和颜色。

这是我们关于印象派的第一集:讲述了艺术家们对于约定俗成的反叛,在绘画艺术中开印象主义之先河。

impressionism 1
莫奈(Claude Monet),《嘉布遣大道》(Le Boulevard des Capucines),1873-1874年。油画布,80 x 60厘米。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堪萨斯城,密苏里州

印象:日出是克洛德·莫奈(Claude Monet)在1874年印象派第一次展览中所展示的作品之一。他们自己当时称之为无名艺术家、画家、雕塑家、版画家协会。为了准备这次展览,莫奈最终选挑选了最好的勒阿弗尔风景,即他童年时期故乡的场景。

画家雷诺阿的兄弟记者埃德蒙·雷诺阿编写了展览的目录。他批评莫奈的作品主题单一,因为莫奈笔下并没有比勒阿弗尔的风景更有趣的东西了。在勒阿弗尔风景画中,有一幅是清晨的蓝雾,似乎将朦胧中的游艇变成了幽灵般的幻影。在这幅画中,小船在黑色轮廓的水面上滑行;在地平线上,橙色圆盘的扁平的太阳将第一束橙色的光投射在海面。它更像是一幅快速的影像,而不是一幅油画,一种用油墨的天然的素描——当海洋和天空在光芒殆尽之前凝聚,莫奈以更好的方式抓住了这个转瞬即逝的瞬间。《勒阿弗尔的风景》显然不是一个合适的标题,因为勒阿弗尔无处可见。“书写印象”,莫奈告诉埃德蒙·雷诺阿,正是在这一刻,印象主义的故事开始了。

impressionism 2
莫奈(Claude Monet),印象主义,《日出》,1873年。帆布油画,48 x 63厘米。 马修博物馆,巴黎

1874年4月25日,艺术评论家路易斯·勒罗伊(Louis Leroy)在Charivari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批评文章,描述了一位官方艺术家参观展览的过程。在一幅幅浏览参观的过程中,艺术家慢慢疯狂。他批评了卡米尔·皮萨罗(Camille Pissarro)的一幅作品简单肤浅,将犁地创作成一幅不经意地沉积在被污染过的画布上的调色板刨花。当看着这幅画时,他无法分辨哪边是顶端,哪边是底部。但是,在勒罗伊的文章里,莫奈的《嘉布遣大道》(Boulevard des Capucines)确实令人惊奇,正是莫奈的作品推动了印象主义的发展。

impressionism 3
莫奈(Claude Monet),《睡莲》,1914-1915。 油画布,160 x 180厘米。 波特兰美术馆,波特兰,俄勒冈州

在一幅勒阿弗尔风景前驻足观赏,他探索《日出》中所蕴含的什么是印象主义。 “这当然是印象主义”,莫奈喃喃自语道,“我告诉自己说,我深受感动,这里蕴含着印象主义的元素,是自由,是绘画技巧上的放松!”他在绘画作品面前不断地跳舞,大叫道:“嘿!嗬!我是一个行走的印象主义,我是一个复仇的调色刀”(Charivari,1874年4月25日)。勒罗伊将他的文章称为“印象派展览”。以典型的法国风格,他曾经从绘画标题中创造出一个新词,这个词合乎时宜,也注定要永远保留在艺术史上。

impressionism 5
马奈(Edouard Manet),阿让特伊(Argenteuil),1874年。油画布,148.9 x 115厘米。图尔奈博物馆美术馆

在1880年答记者问时,莫奈说:“我是一个想出这个词的人,或者说至少是我的作品让这位来自费加罗的记者写下了这篇评论。正如你所知道的,这影响很深远。”

异见艺术家发起的印象派运动格外成功,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取得了惊人的成就,标志着艺术界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和欧洲前卫艺术的诞生。如果您对这个最受欢迎的运动的特殊功能和艺术家有兴趣,请继续关注我们的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