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和照片炸弹……彼得•保罗•鲁本斯的风格!

这些日子以来,每当我们打开任何一本杂志,我看见的都是瘦骨嶙峋的美女,肌肤光滑、发齿光泽,没有一块多余的脂肪,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我必须承认,大众传媒的世界已经出色地完成了它的工作。也许有少数的女人拥有天生的基因遗传的娇容,能够毫无瑕疵地如同广告画中那些P过的照片一样。正是因为这样,诸如PS这样的科技才给与了我们期望。如果我看见一幅广告中模特的照片未经修饰,我肯定会非常惊讶。这就是人类本性,希望能够看起来比实际更好,希望能够让某些人或者某些事看起来完美——恰当的产品和合适的衣服——能够吸引其他人来达到同样程度的完美。这确实震撼了我,这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当我回过头去看文艺复兴时期或者巴洛克时期的艺术家时,他们也做的是同样的事情(当然画笔和橡皮替代了电脑和鼠标)。

《苏珊娜•卢登的画像》(Portrait of Susanna Lunden),约1622-1625年。木板油画,79X54.6cm。国家美术馆,伦敦。
《苏珊娜•卢登的画像》(Portrait of Susanna Lunden),约1622-1625年。木板油画,79X54.6cm。国家美术馆,伦敦。

让我们来看看彼得·保罗·鲁本斯的作品吧!尽管当时喜爱丰满的女人,绘画中也保持了原态——适合生娃的大屁股等等——鲁本斯仍然继续使用艺术家的力量,展现在世界眼前的是经过他诠释的模特和背景,而不是真实的东西(或者我因此可以假设,此画并没有在绘画当时的展出)。在苏珊娜·卢登的画像中,鲁本斯想象着这是一幅婚姻肖像,运用了清晰和暴风雨的天空来创造光影,来照亮脸庞和上半身。或者换句话说,她在发光!放在今天,如果这不是让作品看起来更美的办法,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

17世纪20年代早期,帆布油画,99.5X139cm,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17世纪20年代早期,帆布油画,99.5X139cm,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在这样的思维过程中,我的脑袋突然过度运转,我开始找到了现代文化在鲁本斯作品中的痕迹。我的逻辑中一个突出的对比就是过去很流行的照片炸弹。这种情况就是当你正在拍照,回过头去一看却发现背景中一个很不一样的脸庞或者动作!当然,我并不了解你,但是我在鲁本斯的《帕修斯和安德洛墨达》中很惊人地发现了照片炸弹。我怀疑这是鲁本斯的幽默感,在这幅绘画中也得到了确认。第一眼看过去时,这是一幅很浪漫,很严肃的绘画作品。好吧,请看看帕修斯手上的盾吧,看,那是美杜莎(Medusa)的脸!你可能是第一次听说吧,鲁本斯还是一个照片炸弹的大师!(或者说应该是绘画炸弹?)

请点击Victoria Charles的作品《鲁本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