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Exhibition Art in Europe 中文

一场盛宴: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作品

时间:2017年10月28日-2018年3月11日

地点:圣莱热博物馆,苏瓦松,法国。

朱塞佩·阿尔钦博托Giuseppe Arcimboldo

(1527-1593年)

《自画像》,现存于布拉格国家画廊,谷歌美术馆。

朱塞佩·阿尔钦博托于1527年出生于米兰,是艺术家Biagio Arcimboldo和Chiara Parisi的儿子。阿尔钦博托一家具有贵族血统,最初起源于德国南部,到了中世纪时期,部分家族成员开始移居到伦巴第。

阿尔钦博托的族姓有很多拼写变体:Acimboldi, Arisnbodle, Arcsimbaldo, Arzimbaldo,或者是Arczimboldo。其中“boldo”或者是“baldo”的后缀是中世纪日耳曼语的派生词。同样,阿尔钦博托的名字也有很多写法:Giuseppe, Josephus, Joseph或者是Josepho,以上都是阿尔钦博托签名的写法。

Vertumnus(水果拼成的男人肖像),约1590年,木版油画,70.5 x 57.5 cm,斯库克洛斯特城堡,斯库克罗斯特。

在作品《米兰之夜》(1619年)中,Paulo Morigi描绘了阿尔钦博托的家族以及他的贵族血统。尽管很多资料来源不确定,但是阿尔钦博托一家可以追溯到查理曼时期的名为Sigfrid Arcimboldo的宫廷的大臣。在阿尔钦博托的十六个孩子中,三名是骑士,其中一名还在伦巴第定居。这就成为了阿尔钦博托家族在意大利定居的渊源。为了论证自己的观点,Paulo Morigi宣称他的描述是可敬的绅士塞佩·阿尔钦博托的原话。

《春天》,1573年。帆布油画,76 x 63.5 cm,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aulo Morigi继续描述了阿尔钦博托家族在米兰的历史,尽管他只讨论了意大利的分支在米兰居住的历史。他说道,朱佩塞的曾祖父Guido Antonio Arcimboldo在1489年接任他已故的兄弟Giovanni Arcimboldo,当选为米兰的大主教。在1550年至1555年期间,Guido Antonio的私生子Giovanni Angelo Arcimboldo担任米兰大主教。他引导着朱塞佩,并且带他讨论米兰宫廷中艺术家、人道主义者和作家的政治。

《秋天》,1573年。油画,77 x 63厘米。 卢浮宫博物馆,巴黎,法国。

在米兰,阿尔钦博托的父亲对他进行了艺术训练,他也得到了Lombard School的艺术家,例如来自克雷莫纳的杰出画家Giuseppe Meda(活跃在米兰的1551-1559)和Bernardino Campi(1522-1591)的指导。

从阿尔钦博托的艺术中,我们感受到了对达芬奇的艺术和科学的迷恋。实际上,朱塞佩的父亲Biagio幸运地与达芬奇的学生Bernardio Luini是好友。在达芬奇死后,Bernardio Luini继承了几本达芬奇的工作手册和素描。Biagio Arcimboldo确实是研究了这些,几年后,他将达芬奇的人艺术和科学风格教给了他儿子。

《侍酒师》,1574年。帆布油画,87.5 x 66.6 cm,私人收藏,伦敦。

意大利艺术家Biagio,Meda和Campi与德国艺术家都有联系,为米兰大教堂创作或者是为美第奇家族绘制挂毯。根据米兰大教堂的档案,阿尔钦博托在1549年已经成为了大师级画家,并且与父亲一起装饰和绘画彩色玻璃窗、木门和教堂祭坛的穹顶。教堂拱顶的彩绘玻璃窗尤其重要,讲述的是亚历山大凯瑟琳的故事。基督教的传说是有关凯瑟琳殉道,她拒绝放弃基督教的信仰而改信异教。这些场景的创作相对复杂,主要是基于经典主题(双耳环、花环和小天使)和基督教象征(宝座、扇贝贝壳和礼仪装饰等等)的组合。

《火》,1566年,木版油画,66.5 x 51 cm,艺术史博物馆,维也纳。

建筑和装饰的观念反映了艺术的幻想和矫饰主义的品味。这也展现了达芬奇对阿尔钦博托的影响力,同样也通过米兰艺术家Gaudenzio Ferrari(1471-1546)的艺术。在米兰大教堂的一份1556年的档案文件中提到,阿尔钦博托的大教堂绘画被Corrado de Mochis转移到了玻璃。在此期间,阿尔钦博托为的神圣罗马帝国王迪、波西米拉国王、已故的费迪南德一世创作了五个象征徽章。

阿尔钦博托的父亲于1551年过世,阿尔钦博托继续在伦巴第工作,一直到1558年前往科莫和蒙扎之前。他为科莫大教堂的挂毯创作了旧约和新约的草图。Gobelins Tapestry手工坊的弗兰德斯艺术家Johannes和Ludwig Karcher(活跃于1517年至1561年)受雇于Gobeline挂毯公司,从这些草图中创作了挂毯。

《圣母的死亡(根据阿尔钦博托的草图设计)》,1561-1562年,挂毯,423 x 470 cm,科莫大教堂,科莫。

在挂毯的卷轴上,有织布工的名字。阿尔钦博托一共设计了八个场景,用鲜花、水果、卷轴和古典的怪诞风格镶嵌边界,如同我们在《圣母的死亡》中所见。在一个私人花园中,建筑风格和中世纪以及文艺复兴相呼应,圣母在一个棺材旁边休息,周边围绕着哀悼的使徒。圣母玛利亚拉格拉齐教堂在背景中若隐若现。

更多阅读,欢迎点击:

亚马逊当当京东豆瓣